当前位置: 国内市场 > 数据分析 > 正文

出租车抛弃打车软件?京沪出租车网约化率仅20%

2020-01-08 14:04:24 21世纪经济报道

了一上午,就接到一个订单。”北京的出租车司机老刘说。他的车上挂了两台手机,一台滴滴,一台嘀嗒,这是目前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两个打车软件。

  开了一上午,就接到一个订单。”北京的出租车司机老刘说。他的车上挂了两台手机,一台滴滴,一台嘀嗒,这是目前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两个打车软件。

  但乘客不这么认为。“我也想在高峰期打出租车,因为这个时间段出租车的价格比快车便宜,但是手机上很难打到。”乘客李帆(化名)说。

  李帆的出行需求比较特殊,她家距离地铁站2公里,走路15分钟、打车5分钟,有时候打到车,等待司机来接的时间就超过了5分钟。

  “打车软件上也不是没有订单,其实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说,用打车软件接单的心态是:路远的活抢着拉,路近的活没人拉。”老刘笑着说。

  网约车在国内出现已经6年多时间,这6年来,出租车与打车软件经历了轰轰烈烈的爱恨情仇。

  2014年滴滴、快的上线后,出租车是平台最早的运力来源,两家开打补贴大战争抢出租车,一时间出现了路上拦不到出租车的情况。

  此后滴滴分别与快的、Uber中国合并,出租车与快车成为竞争对手,很多城市的出租车公司陷入亏损甚至面临生存问题。

  2016年后,网约车政策明朗,各地开始管控网约车规模,传统出租车行业得到喘息并慢慢恢复,两种业态的竞争态势趋于稳定。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2016年7月印发后,巡游出租车与网约车新老业态融合发展成为政策鼓励的发展方向。

  业内普遍认为,用手机叫车早晚会成为巡游出租车的主要揽客方式。然而,3年多过去了,事实果然如此吗?

  打出租车和快车的是两类人

  巡游出租车网约化曾是政府主管部门、企业和用户的共识。为此,少为人知的是,滴滴出行的出租车事业部曾拥有近千人的规模,且至今,滴滴出行对于出租车订单也并不抽成,只收取极少的服务费。

  然而,出租车司机老刘还是陷入了没有订单的状况。

  “平台上的快车也得拉活挣钱啊,车多人少的情况下,平台肯定优先给快车派活。”老刘怀疑道。

  滴滴出行目前占有网约车市场80%左右的市场份额。传统出租车行业也曾设想摆脱对滴滴的依赖,开发自己的打车软件,这在上海、武汉等城市已经落地,但这种区域性互联网产品还没有成功先例。

  嘀嗒出行占有网约车市场15%左右的市场份额,这是一个出租车和顺风车打车软件,不运营与出租车直接竞争的快车类产品。据介绍,嘀嗒出行已覆盖了86个城市,拥有1.3亿用户,月活用户超过3000万。此外,还聚合了支付宝、高德、哈啰、携程等流量入口。

  “高峰期时,嘀嗒出行上的出租车日订单量接近300万,但这是在十几亿的补贴下砸出来的,补贴停止后,订单数就下降了。”在1月5日举行的“出租车新出行”实践专题研讨会上,嘀嗒出行CEO宋中杰说。

  3年多来,网约车巡游车融合发展的总体情况从数据可见一斑。根据交通部数据,巡游出租车仍然是目前城市出行的主要运力。国内目前约有140万辆出租车,日订单量超过5000万,是网约车每天总订单量的2倍多。

  然而,如此庞大的订单规模中,出租车的订单网约化率却只有5-6%。也就是说,100个出租车订单中,只有5-6个订单来自手机下单,绝大部分订单还是来在路边扬招。

  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目前,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出租车网约化率相对较高,但也只有20%左右。

  “经过这几年的观察,网约车与巡游出租车的用户群体区隔较大,只有很小部分的重合。而大力推动巡游出租车网约化的结果,只能是扬招用户习惯手机下单后,转向使用网约车。”宋中杰说。

  为什么不用手机打出租车

  为什么出租车网约化率如此之低?

  “由于出租车既可以路边接单,也可以手机接单,这造成了打车软件对出租车只能采取抢单模式,而不能采取对快车那样的派单模式。”宋中杰说。这就造成了出租车司机“路远的活抢着拉,路近的活没人拉”的心态。

  上海等个别城市要求打车软件对出租车也要采取派单模式,不提前显示乘客的目的地。

  “但这种情况下,出租车司机即使接受订单,也会以堵车等理由,诱导乘客取消订单。”宋中杰说。

  因为,巡游出租车即使完全不通过手机接单,也可以在路边接单,且在繁华路段和打车高峰,路边接单的效率要远远高于手机接单。

  近日发布的《2019西安市巡游出租车数据报告》就显示,西安市区巡游打车约耗时4分半钟,这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等待时间,有时甚至比手机叫车的等待时间还短,而2019年西安出租车每天平均能拉41趟活。

  网约车还带有明显的零工经济特点,2019年第三季度,深圳日均接10单以下的网约车占总数的55.4%。

  出租车网约化率低的另一个原因是价格。出租车实行政府定价和政府指导价,价格唯一且定价机制僵化。网约车则实行市场价,且借助平台可以实行动态调价。2019年7月,滴滴在北京调价,高峰期城区打车涨价,平峰期则降价。

  出租车行业的价格机制改革则长期迟滞。在1月5日举行的“出租车新出行”实践专题研讨会上,交通部科学研究院研究员钟朝晖介绍,除了体制原因,很多出租车公司只有二三十辆车,没有动力和能力采用智能化管理系统与监管平台。另外,目前的计价器的计价功能也不足以支撑动态调价和附加费用。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