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国内市场 > 宏观经济 > 正文

系列政策加码,中国经济韧性持续增强

2021-10-21 14:25:27 第一财经

历经疫情、汛情等多重考验,加之基数抬升影响,三季度GDP增长4.9%,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但不少专家学者指出,经济出现回落并不意味着我国经济的内生动力不足,我国经济的内生动力依然强劲。

  历经疫情、汛情等多重考验,加之基数抬升影响,三季度GDP增长4.9%,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但不少专家学者指出,经济出现回落并不意味着我国经济的内生动力不足,我国经济的内生动力依然强劲。

  2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2021金融街论坛年会作书面致辞时指出,中国是具有强劲韧性的超大型经济体。这种韧性来自市场主体竞争力,来自经济结构的完整性,来自改革开放的正确政策,更来自超大规模的国内市场和亿万人民通过艰苦奋斗实现美好生活的不懈追求。

  刘鹤强调,金融系统要进一步主动担当作为。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做好货币政策调节,加大对民营经济、小微企业等的融资支持。

  经济内生动力依然强劲

  国家统计局18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三季度GDP同比增长4.9%。但从累计看,前三季度同比增长9.8%,两年平均增长5.2%,仍稳定在合理区间。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日前在国新办吹风会上表示,经济出现回落并不意味着我国经济的内生动力不足,我国经济的内生动力依然强劲。要处理好阶段性矛盾、临时性问题,还得着力在结构改革、结构优化以及逆周期调节上下更大的气力。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许宪春也认为,三季度经济增速回落有多种因素叠加,但应该把偶发性因素和结构性因素区分开来。偶发性因素,比如煤炭供应不足、汛情等。这些因素应该是比较容易解决的。

  三季度虽然部分主要经济指标增速有所回落,但一些细分数据显示,前三季度中国经济结构调整持续优化,发展质量效益不断提升,发展动能稳步增强。

  前三季度,我国制造业增加值比重为27.4%,比上年同期提高1.1个百分点,其中规模以上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0.1%,快于全部规模以上工业;最终消费贡献率为64.8%,比上半年提高3.1个百分点,其中升级类消费和高技术产业投资较快增长。

  新动能加快成长,前三季度,我国新能源汽车、工业机器人产量同比分别增长172.5%和57.8%;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15.2%,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23.6%。

  许宪春说,虽然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但一些工业新产品、外贸领域的新业态新模式继续保持较快的增长态势。近些年来,新经济新动能对经济增长都起到了重要的带动作用。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前,经济增速已经呈现出回落的走势,但是新经济新动能保持较快增长,对抑制经济增速回落起到了重要作用。

  刘鹤表示,今年以来,面对多重风险冲击,中国有效实施宏观政策,国民经济稳定复苏,金融系统发挥着关键作用,取得了积极成效。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2021金融街论坛年会上表示,今年以来,我国经济稳定发展,前三季度GDP同比增长9.8%,CPI温和上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金融的功能和市场机制结合在一起,能不断增强市场的韧性,同时提高市场配置资源的效率,使资源流向各个领域最有竞争力的企业。

  “我们因势利导,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长率是基本上匹配的,总量政策是合理的,流动性是充足的。在结构上,我们遵循市场规律,发挥货币信贷政策工具的引导作用,坚持公平竞争、一视同仁,支持好中小微企业和绿色低碳发展。目前,普惠小微贷款支持的市场主体已经超过4000万户。这么多的市场主体可以得到融资,是中国经济具有韧性和金融积极作为的一个突出亮点。”易纲称。

  刘鹤强调,金融系统要进一步主动担当作为。更好服务实体经济,做好货币政策调节,加大对民营经济、小微企业等的融资支持。支持绿色低碳发展,支持煤的清洁高效利用与新能源的开发利用,保障能源安全,推动实现“双碳”目标。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创造公平市场环境,保护在华外资机构合法权益。更加重视金融科技,提升金融服务质效,加强科技监管能力建设。统筹做好金融风险防控,实现防风险和稳发展的动态平衡。

  制造业投资连续反弹

  制造业是立国之本、强国之基,也是中国经济的内生动能所在。在前三季度经济数据中,制造业投资成为一大亮点。前三季度,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14.8%,高于全部投资增速7.5个百分点;两年平均增速为3.3%,与1~8月份持平,比上半年加快1.3个百分点。

  光大证券首席宏观经济学家高瑞东表示,制造业投资连续两个月表现强劲。9月制造业投资单月增速13.3%,高于8月的12.5%及7月的5.7%,增速达到年内峰值。如果说8月份制造业投资的反弹还受到去年低基数的影响,9月份则是建立在正常基数上的。从环比来看,9月制造业投资增速环比(23%)大幅高于季节性(2016年至2019年同期均值15%)。

  财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对第一财经分析,一方面,受能耗双控供给约束和成本压力上行影响,制造业上游面临限产政策硬约束,中下游面临利润空间压缩风险,均不利于制造业投资动能的提升;另一方面,受出口需求依然强劲和政策支持力度加码影响,出口和高技术相关行业投资增速有所回升。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