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国内市场 > 公司品牌 > 正文

上海200多个老字号“焕新”再创昔日辉煌

2018-05-22 16:06:24 中国商网

上海有着200多个“老字号”品牌,这些品牌代表着曾经上海制造的最高水平,承载着海派文化的记忆,也寄托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上海有着200多个“老字号”品牌,这些品牌代表着曾经上海制造的最高水平,承载着海派文化的记忆,也寄托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随着时代变迁,许多老字号发展得不尽如人意,有的还消失在历史的洪流之中。但这些年,老字号又立足新时代需求,脱胎换骨般地回到公众视线,再创昔日辉煌。

  上海老字号焕发新生,这期间都经历了些什么?新长发栗子如何扭亏为盈?老字号食品怎样抱团取暖?国际饭店蝴蝶酥为何成为最受欢迎上海特色旅游产品?不妨从一个广告设计师的视角,探究一番老字号华丽转身背后的故事。

  企业老总月薪500元

  本期故事的讲述者关鸿,是一位资深的广告设计师,他不仅是众多老字号品牌的老顾客、忠实粉丝,也因参与到老字号品牌的设计包装,从而深入了解到老字号企业绝地求生式的经营之路。

  新长发栗子是关鸿讲的第一个故事。

  创办于1935年的上海“新长发”糖炒栗子,原本是延安中路成都路口转角处的一家作坊式门店,以专营“天津良乡栗子”而闻名。每年的九十月份,是栗子飘香的季节。店堂边放着一只铁制大锅,柴火烧得通红,炒制师傅手拿大铲翻炒栗子,热腾腾的香味吸引了往来过客,店堂前经常排起长队。早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上海市食品评比中,“新长发”糖炒栗子就以其色、香、味出众,成为上海家喻户晓的糖炒栗子店,号称“栗子大王”。

  家住附近的关鸿也是新长发的常客,久而久之便熟识了店里的人,其中就包括当时的总经理。得知关鸿从事包装设计,总经理向他吐露心声:“经常有日本客人来购买糖炒栗子,并要带到日本送人,栗子好是好,但用黄牛皮纸包装太简陋,送不出手。”于是,关鸿欣然接受了委托,用写生的方式把一个个油光透亮的栗子画在纸上,并配上中文和日文,完成了包装设计。“老总给我的回报是一斤糖炒栗子,我很高兴。”关鸿高兴的不是收到糖炒栗子,而是上海名特产品远销海外大受欢迎。

  后来,老掌门退休,关鸿又结识了新任总经理郭家忠。上世纪90年代,郭家忠打破沿用了多年的作坊式格局,完成了从传统品牌到著名品牌的蜕变。他将新长发栗子打进了淮海中路上的长春食品店,在那里搞起了现烘现卖糖炒栗子的营生,在以后的几年里,包括食品一店、食品二店、泰康食品店等的多家食品店,新长发栗子现烘现卖的热闹景象蔚为可观。

  但随着大量外来栗子品牌进驻上海,新长发陷入低价竞争恶战;与此同时,市中心主要销售点因市政动迁、旧区改造而关门撤店,忠实的老客户也因此流失,此时,这个国企老品牌面临着新形势和新考验,“栗子大王”的名号也在风雨中飘摇。

  企业最困难的时候,领导班子走了5人,郭家忠和剩下的两个班子成员一致决定:对企业亏损承担全责,要和企业同存亡。在保证企业员工收入不降的情况下,他们每人每月只拿1000元,扣除四金,郭家忠每月拿500元,另两位每月600多元。管理层的收入还不如一名普通保安,逢人都不好意思说。

  后来,新长发改变策略,为了扭亏为盈,企业也想过许多办法,“扩大经营”过糖果、饼干、糕点、蜜饯、水果,甚至卖过水产和电脑,但难以再创辉煌。作为老顾客、老朋友,关鸿一直关注着新长发的情况并为之着急。一次,关鸿与郭家忠进行了一次长谈,分析、规划了发展方向,在进行了市场调查后,写了一份提案交给郭家忠。他提出三个主要观点:“要保持老字号的品牌,定位要准确,绝不能把‘栗子’给忘了;‘栗子大王’是老百姓的口碑,一定要集中精力把它做精、做好;做一季栗子不足以支撑全年的经营,要让栗子‘四季飘香’。”

  迁西板栗四季飘香

  要做精品栗子,首先要从原料上管控品质。多年来,郭家忠每年都要跑产地,对全国的栗子产地情况了如指掌。人们熟悉的“天津良乡栗子”,实际上“良乡”并非地名,天津只是当时栗子的集散口岸。而地处河北燕山山脉的迁西,盛产铜、铁、金等矿产,土壤中含有多种矿物质和有机元素,加上特有的水土气候优势,生长的板栗壳薄、香糯,品质最为优良,是商业部确定的优良板栗之乡。

  关鸿作为策划者之一,郭家忠团队曾邀请他一同前往河北迁西县进行实地考察,旨在与当地政府“敲定”供货事宜。他清楚地记得,郭家忠团队对每一户供货农户都记录了详细档案,包括身份证、家里有多少棵栗子树等。为什么要把工作做得那么细?郭家忠说了一个故事。

  一次,郭家忠在迁西时,刚从栗子收购中心出来,准备开车到山区农家去实地看看。刚开出几里路,就见路边一山沟停着一辆大卡车,卡车上装满了栗子。他觉得蹊跷,就过去打探:“这栗子卖不卖?”“不卖不卖!要买你到收购中心去。”郭家忠觉得奇怪,便在一旁悄悄观察。

  只见过来一群农民,他们挑着空担子,将车上的栗子装满担子,随后摇摇晃晃地挑走了。郭家忠装作买栗子的,拦下一个农民,递上一支烟问询,几句话就套出了真相:原来卡车上装的是山东栗子,在当地收购价不过3元2角,而迁西栗子可以卖到7元多。山东栗子品质虽不如迁西栗子,但如果不是行家、不仔细观察,一般人看不出两者差异。所以,不良商家特地雇佣当地农民,将山东栗子挑进收购中心,企图蒙混过关。